玥酱

智翔——給我們

C酱-樂園:

在520這個特別的日子裡!


當然要有山組的福利啦啦啦~~~


既然溫馨款的已經放完了,那麼就來點刺激性的吧!(泥垢


 


第一章


千禧年的夏季異常炎熱,一群學生模樣的男生聚在學校的隱蔽角落吞雲吐霧,談笑著,推搡著,想要忘卻那日漸逼近的壓力。


有一個新人加入,大家也并沒有在意,這個圈子的人總是來來往往,多了誰或者少了誰也沒有人去在意。那原因無非是誰爲了考入大學而努力啃教科書的離開,或者誰爲了躲避考試壓力而加入。


不論怎樣,在圈子里的人都會儘量避免談論這些,而男孩子間也從來不缺乏用來討論的話題。打機,舞廳,K粉,幹架,搶馬子(女朋友的俗稱),大野如往常一樣的和新舊面孔們胡天黑地的聊著。


算資格,他是這裡面最老的了,大家都尊稱他一聲“老大”。他不承認也不否認,也許是久而久之,習慣了吧。


白淨的臉,不安的大眼睛,穿的很規矩的校服,一塵不染的領口和袖口。只需要簡單的一瞥,大野就能分辨出這個人絕對是第一次來這樣的圈子,和自己完全不是一類人。學生?是壓力太大嗎?大野笑了笑。看著他就這樣局促的蹲在這個圈子的最外圍,那靈動的眼不停的在大家的身上掃來掃去。


“喂,要來根煙么?”大野撥開人群往那個人走去。那雙有些不安的大眼睛先是看著大野的眼睛,然後轉過頭看著大野遞過來的煙。有些不知所措的笑了笑,接過那根煙,摸摸索索的在身上翻找著,眉頭開始皺了起來……


“啪——!”一聲清脆的聲響,大野舉著已然打著的火機伸到了那個男生的面前。


又是一個對視,那個男生將煙叼在嘴上,再用兩隻手指固定住,把煙頭對准了那團火焰。深深的吸了一口,煙頭燃著了,不過下一刻,他卻被那濃烈的菸草味給嗆得不停的咳嗽起來。也許是有些尷尬,還在咳嗽的他站起來對大野微微欠身之後便打算離開。


轉身邁開腳步的瞬間,被大野抓住了手臂。


“喂,名字?”大野說著揚了揚下巴。


男生掙脫了大野的手掌,說了聲“我要走了,再見。”


有幾個平常玩在一起的男生圍了過來,推搡著“問你名字呢,沒聽見還是怎麼的???”


大野適時的制止了那個沖在最前面的男生,輕描淡寫的說了句“算了,我們玩我們的。”


回過頭又揮了揮拳頭“嘖,小子,算你好運。”


……


過了幾天,大野再一次在人群的最外面看見了那個白淨面孔,眼睛大大的男生。看見大野正看著自己,那個男生摸出了一根香煙,然後后拿出打火機點上,等煙燃著了,大野的眼睛看向別處,他也仿佛鬆了一口氣。


再看向他,只見他就好像在玩遊戲,淺淺的吸一下,又重重的吐出來,完全沒有入肺的吸法,無論是動作或者神情都讓大野忍俊不止。‘還真是個……有意思的人啊……還以為,他不會再來了。’


目光又在對上,兩人同時笑了出來。


突然,一個額上滲著血的男生,從巷口跌跌撞撞的衝了進來,因為跑得太快,又沒怎麼看路,在快到人群的地方噗的跌倒在地上,揚起一股煙塵。


那個圍著的圈圈以大野為中線,人群被分成了兩邊,大野在原地不動,眉宇間有一股不耐煩的神色“怎麼了?”


那個男生抬起臉說“老大,我……我在不小心搭訕了橫山老大的馬子……被,被他們發現了。老大,救我……”


大野站起身三步并兩步的走過去,抬起地下那人的下巴“就憑你?招子也不給我放亮一點!什麽人不好惹,去惹橫山裕的馬子,你活得不耐煩了!!!”說罷將那人的下巴狠狠的摔在地上。


那人馬上抱住大野的腿“老大,救我。”


話音未落,巷口傳來陣陣嘈雜的聲音,隱隱的有“在這裡!”“好像是個死胡同!!”“給我滅了他!!!”之類的聲音。


“噠噠噠……”急促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大家都站了起來,大野不耐煩的動了動腳“滾後面去!”


“謝謝老大……謝謝老大!!!!”那人感恩戴德的滾去了人群的最後面。


大野又往前走了幾步來到那個白淨面孔的男生面前,說了句“不好意思,看來這次要連累你了,到後面去吧,會安全一點。”


“哦。”那個男生答應著,卻站在原地不動。


“嘖,乖寶寶別在這裡給我瞎逞能!!!”大野對著男生大吼了一句,轉頭對後面的人指著那個男生說“把他給我弄到後面去!”


……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拍巴掌的聲音在人群的不遠處響了起來。


“喲喲喲……大野智果然名不虛傳嘛!夠義氣!夠哥們!看來今天這件閒事,你是打算插手的了?”橫山裕陰陽怪氣的出現了。


“呵呵,橫山君過獎了。雖然我也覺得這小子不長眼睛的到處發情是夠欠扁的,不過看他樣子,想必已經受了教訓了,能不能看著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馬?”大野笑著說。


“你的面子?多少錢一斤??”橫山裕臉色一變,冷冷的說道。


“你他媽的放什麽屁!”大野身後的幾個偏激分子又開始蠢動了。


 “都給我閉嘴!輪不到你說話!!!” 大野厲聲說道“今天他求上我的門,他的事我是管定了,你賣個面子,我也承你個情,日後有需要幫忙的,我必然不會看著。”


“我要是不賣這個面子呢?”


“橫山君喜歡玩的話,我也可以奉陪。”大野仍舊是一臉笑意。


橫山裕對後面一招手,對大野智說了句“得罪了。”


幾乎是同時的,大野身後的那些人也都衝了上來,一時間,拳頭擊中身體的悶響,腦門磕在地下的哀嚎,嘴裡不停爆出的粗口,急促踏腳揚起的沙塵,仿若讓人腎上腺素激增的興奮劑,夏日的風,揚起空氣間濃濃的雄性氣息。


大野一對二,還算輕鬆的收拾了兩個橫山的手下,轉眼看見那個白淨的男生也加入了混戰的行列,他沒有出拳,但是也讓對方無法動彈。剛想放下心來,卻看到有個人拿了塊磚頭要往白淨男生的頭上拍去。


身體比思想更快,大野伸出手臂生生的擋住了那塊磚頭。那人用足了十分的力氣,大野的手臂也順勢往那個白淨男生的頭上撞去,兩人都摔在了地上。


大野很快站起了身,四周有了種不一樣的氣場,只見他握住剛才被撞到的地方揉了揉,低聲說了句“玩真的啊?”


下一個瞬間,那個用板磚拍的男生就被大野給揍趴在地下,一拳一拳全往頭上招呼,沒一會兒就不省人事了。


一群男生看著爆發的大野漸漸的沒了聲息,怎麼說都還是學生,打架死人這種事情不會有人想要看到的。那鼻青臉腫的男生仿佛是一個信號,橫山的人都不敢再靠近大野。


不知道是誰開始走先的,只知道沒多久橫山的人就做鳥獸散了。臨行前好像還聽見橫山說“你給我記著……”什麽什麽之類的。


大野啐了一聲,走到那個白淨男生的面前說“喂,現在可以說了麽?”


“說什麼?”


“名字。”


“櫻井翔。”


“翔君?帶我去醫護室吧!”大野往櫻井身上一靠,完全卸去了剛才氣場。


“欸?我嗎?”櫻井指了指自己,對這個稱呼實在不太習慣。


“當然,它可是因為你而受傷的啊……”大野揚了揚手臂。


“那走吧。”櫻井半扶著大野往醫護室的方向走去。


大野突然停下對後面的人說“喂,你們幾個,把他抬去醫護室吧!”


醫護室


醫生剛給大野開完藥還沒來得及擦,那個重傷者就被抬了過來,然後所有的醫生都跑去看那個重病號,於是擦藥的工作就交給了櫻井翔。


櫻井拿著藥酒和藥棉小心的擦拭著,整個人都專注起來,仿佛在做的不是擦藥酒,而是化學實驗。


大野看著天花板,說“翔君一定是個好學生吧?”


“爲什麽這麼說?”仍舊不動聲色的擦藥酒。


“看樣子像啊!”一臉的理所當然。


“擦好了!”櫻井長舒一口氣之後放下瓶子,並沒有回答大野的話。


“爲什麽你會來我們這裡?”大野換了個問題繼續問。


櫻井搓了搓大腿,笑著說“因為覺得很cool。”


“噗……果然是乖寶寶。”


“喂!”櫻井一臉的不悅。


“呵呵……擦完了,所以……翔君現在是要走了嗎?”大野轉過頭看著櫻井。


“嗯,要去複習了。”櫻井的聲音里也有一絲不情願。


“還會來嗎?”大野的臉灰土土的,不過眼神卻很清澈。


櫻井心中一動“當然,那我走了。再見。”


“再見。”


 


TBC.

【SJ】浴后污一污

最喜欢松润啦-3-:

没想到终于还是要lof出道了2333


第一次开车有点飚速 写不好多担待(。)


欢迎GD一起培养渣文技能




看肉轻戳 | 不喜勿点。

【一点点粮之明天真的上肉】 楼诚

囚鸟:


啊...卡肉了

大家先喝点汤...




        明楼向来是清楚自己对自己弟弟的情谊的,他知道那并不是兄弟之情,早在三年前他第一次见阿诚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自己也许一辈子都会栽在这孩子身上,他把这份感情深深地埋在心底,为其兄为其父,一心把阿诚培养成材。但天不遂人愿,他的好弟弟阿诚在他二十岁生日这天送了他一份大礼,扰乱了未来明楼所有计划和构想的生活。



这几日明镜去苏州有紧急事务要处理,今天是明楼的二十岁生日也没顾得上,明楼是不太在意的,毕竟过生日这种事情原本就是可有可无,明楼照常在客厅读了几页书,发现阿诚已经上楼半个小时了,便起身去看看这孩子在磨蹭什么,阿香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就等明家两个小少爷了。

阿诚的房门没锁,盥洗室的门也虚掩着,里面暖黄色的灯光投射出来,几缕温热的湿气氤氲在空气里,明楼踌躇了一下走过去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阿诚的声音:“大,大哥?”阿诚还没有变声,依旧是甜甜的少年声音,在盥洗室这样的环境中如同罄竹般清脆。明楼应了一声:“阿诚,洗完就下楼来吃饭吧,阿香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说完就要转身离开。盥洗室的门呼地一下就被打开了,暖湿的空气向明楼迎面涌来,阿诚一把抓住了明楼的袖子:“大哥....”



      明楼刚刚转身要走,却被阿诚抓了袖子,一回头就看到阿诚穿着他的丝绸睡衣,不禁睁大了眼睛。明楼原本就是少年老成,对待事情能够轻易做到处变不惊,但此次他张了张嘴,硬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阿诚虽然个子拔得快,肩膀却还是细瘦的,也许是刚刚开门有些急,也许是阿诚故意为之,丝绸睡衣争气地滑下了阿诚的一侧肩膀,少年肌肤晶莹,在暖黄的灯光下衬着,竟有几丝淫靡之意。两条长腿自衣服下摆伸出来,晃的明楼眼花。 



       明楼回过神来,却是不知所措。阿诚用另一只手解开一颗睡衣上本来就没系几颗的扣子,露出了少年奶白的胸脯,还有若隐若现的一点粉红色:“大哥....喜欢阿诚吗?”明楼看着阿诚张了张嘴。:“大哥,抱阿诚。”这个命令和在散步的时候下达得一样,明楼下意识地就圈着阿诚的双腿将他抱了起来,阿诚居高临下地看着明楼,眼神中带着几分怯意和决绝,伸出小舌头就轻轻地舔了明楼的抿着的唇。
明楼是怎么把自己弟弟扔在床上压在身下狠狠啃噬的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待到他自己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已经收不住了……



       阿诚在明楼身下被吻得气喘,两只手搭在明楼肩上,似乎是在推拒着,少年脸色绯红,眼睛里又氤出几分水意,明楼刚才的动作对于他来说太粗暴了,明楼看着阿诚的眼睛,将一个吻烙在了他眼角:“阿诚想好了?”阿诚沉默了半晌,然后轻轻地嗯了一声,眼睛里还是带着几分惧意。


今天有小伙伴提醒我说第一篇描写阿诚过小了 的确 我的错

其实我早上起来看就意识到了.....

先不改了 大家觉得萌就行